荷包网文 > 鲜网辣文 > 禽兽日记书包网 > 第五十七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ynxy777.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ynxy777.com

    申澜回想起那个来洽谈的小姐,他早知这是一场不该应邀参加的婚礼。唇角扬起、迈开腿,他走向东方焰的位置,人群自动向两边分开,给这个魔魅、妖异、甚至是惊艳的男人让开一条路。

    云朵努嘴,在上边小声表示不满:“你要干嘛?”不是要送王冠吗?那她戴上就好了,怎么又扯上申晓的爸爸?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东方焰含笑迎接,申澜则走到正中停下,旁边有侍者递来的酒杯,他对宾客敬了敬,闭起眼睛——因为很讨厌被聚光灯关照,也因为讨厌睁着眼睛说出委心的话!

    “我相信,东方集团可以把钻石世界管理的更好。”这下有人该满意了,在举行订婚仪式的同时还收购了珠宝界的巨头。

    可是——东方焰虚情假义的伸出手,与申澜的手潜潜交握,随后便又语出惊人:“欲望之眼是申先生绝世之作,我想把它送给我未来的妻子——云朵!”他搂一下身旁细弱的肩膀,说:“我想在这样有意义的一天,只有这样的礼物才够份量!”

    “什嘛——!”有女士尖叫。

    还有人拍着额头说:“噢,我的天!”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议员老头也目瞪口呆,他是亲眼看过那个惊世作品的——它太神秘、太瑰丽、也太有名气,每个人无不期着它呈现的那一刻,即使会被它的光芒灼伤眼球。

    “不会的。”申晓捂住口,喃喃自语,细链子上挂着众人口中的绝世之作,它美丽的冰蓝色像爸爸的眼睛,它时而温润时而冷锐的光芒时刻牵动着她的心,对她来说,那不是一般的宝石,也不是身外之物,她不想送人!

    苍白的脸色引来注意——

    “不舒服?”关心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一双擦得光亮的皮鞋进入视线。她抬头:“是你?”卓然也在?已经习惯被她忽略,俊美少年抑下心头一丝苦涩,说道:“你不该来。”这在里的每个人都有存在的用处,被特邀而来的申澜父女更不可能逃过劫数……现在,深蓝钻石世界已经易主,所有财产都归东方名下,他想要一颗宝石自然易如反掌。

    台上的申澜望着申晓,用表情告诉她——不要担心!心咚咚的急跳,他想做什么呢……

    “有谁见过真正的欲望之眼吗?”扯起唇角,申澜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那里边含有百分之三十的嘲讽、百分之三十的厌世、百分之三十的无奈和百分之十的惋惜。

    “你见过吗?东方先生。”

    “是,在法国国际珠宝展上看过。”当时保全严密,参观者距展台最近的也有二米远,宝石

    “欲望”被封在玻璃罩里,像撒旦尘封在天界的纯净灵魂,那阻绝不了的惊艳和魔力让一颗贪婪的心为之倾倒。

    申澜摇摇头:“和真正的‘欲望’相比,那不过是一块石头。”此言一出,底下更是哗然——疑云在堂厅中酝酿,无数双诧异的眼睛在问:珠宝展上的那颗难到是假的吗?还有另一颗“欲望”吗?面面相觑,大家相互摇头,注意力又回归台前,等待最终的答案从申澜口中揭晓。

    “欲望是我仿照一样东西创作的……”魔魅的男人缓缓开口:“它的原形是——我的眼睛。”黑发随着夜风舞动,像深海里飘游的海藻,现在的他神秘的仿若只是一个幻影,柔如魅,诡异如魔,四周的光线被映照的更加暗淡,因为——在这里,在他的存在中,光线是多余的。

    “想看原形吗?”他缓下语气又问。

    “申澜先生,你太会开玩笑了。”东方焰不悦,但也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底下无数双好奇的眼睛在看,这家伙想在强光下变成瞎子吗?他东方焰虽然不在乎别人死活,但是大局面还得顾。

    “什么石头,什么欲望,我不要!”云朵皱眉,拉扯东方焰的衣服。

    “爸爸,不要!”

    两个娇嫩的声音同时扬起,申晓纯净的气质,模糊了男女两的界限,云朵娇悄健康,古灵怪,都是那么出众的东方面孔。

    “别过去!”卓然伸手抓住她:“放心吧,你爸爸能处理。”申晓泫然欲泣“不行的,你本不知道!”他不知道后果会多严重,如果他的眼睛被强光刺到,就有会……她绝不能让他这么做!正在这时,一个侍者,不知轻重的接近暴风圈的周围,好像本意识不到气氛的紧绷,他走到东方焰身后恭敬的问道:“还要香槟吗?”

    东方焰回身一看,那侍者短发清爽,肌肤苍白透明而略显病态,可是这个身高也就在他肩膀的人却漂亮的令人惊艳。他与同样站在不远处的申澜好像是有着什么惊人的相似之处——像一朵惊艳而寂寞芙蓉……如梦般易碎……而且,他的接近,他没有感觉到!!

    居然没有感觉到,压下心头的震惊,他伸手到托盘里取酒,眼尖的没有忽略那托着托盘的一双手,一双过份好看的手。不是男人的手!不动声色,暗自惦量这个人的份量,在数百双眼睛的注视下,他微笑着,手持酒杯凑近自己的嘴唇,偏头看那侍者——他完全知道自己的力量,没有几个人能不在他的盯视下屈服……不移不躲,侍者接住那抹凌厉,冷幽的瞳眸不兴波澜!好定力!他心下又是一惊!晃着酒杯,东方焰把手稍往上移,杯子凑到鼻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