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文 > 鲜网辣文 > 禽兽日记书包网 > 第十七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ynxy777.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ynxy777.com

    接过水杯,她含漱一会儿吐出,稍微平静一下心情。转过身,她想像云朵一样勇敢:“爸爸,你做了什么?”盈盈双眸控诉着眼前的男人。

    没有灯光的洗手间里,申澜把身体凑的更近,他用无限深情的冰蓝眼瞳专注的表达自已——他能明白晓晓现在的种种感受,可是他必须孤注一掷!男气息吹拂在娇嫩的脸蛋上,他的声音很轻浅但是坚定:“晓晓,我——要——做——你——的——爱——人!”

    “可你是我爸爸!”申晓的声音几乎扭曲了。

    申澜把几手指入她细柔的发丝:“可是我不想只做爸爸,你能明白吗?”

    “不明白!”颤抖着唇,她后退着,把整个身体抵住冰凉的瓷砖。

    一条手臂跟上来,将她控制在那一小方天地:“不要再躲我了……”他沙哑的声音像是梦呓般低沉:“我的女儿……是你!我的爱人……也是你!”永永远远他只爱她。

    “不可以的,这是错的……这是大错特错的。”申晓疯狂的摇头,无助的泪花飞散。——乱伦呀!让她如何接受?

    “可以的,晓晓……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全部的生命都给你,别拒绝我……”漂亮的眼睛里写着满满的肯求。

    “我——不——要。”

    “不,你要的……我知道。”他的声音变的短促,冰蓝色抑制不住的缓缓变深。

    “不!你是我爸爸,永远都是我爸爸。”为什么她想有个疼她的爸会这么难?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才让事情变成这样!“哎……”沉沉的低吟,申澜灼热的吻出其不意的落下来,辗转在嫩如婴儿的唇间……

    几滴不知是谁的泪珠滚下,咸咸的味道在两个人的嘴里化开。申晓觉得的强大的电流通过唇部敏感的神经疏散到四肢百骸,波波浪潮在血管内翻滚激荡,连脚趾的末端都开始抑制不住的微麻……

    混乱中,隔阂在两人之间的被单悄然滑下……健美的堂贴住柔软的小小尖,申澜将怀中的娇美玉体完全嵌合在自已怀里。“嗯……”直到那不安份的手指安始玩戏那对尚不成熟的圆润——太过陌生的激情使浑身颤抖的申晓回过神来,而自已刚刚的意乱情迷使她大惊失色……在那个半安抚半挑情的吻中,她居然感到舒服!

    血色一点点的褪下唇瓣,她像丢了魂似的嗫嚅着:“我不是人……不是人……”

    “你是天使,宝贝……”

    “别说了,别再说了!”申晓捂住耳朵。

    “接受我吧,我会是个好爸爸,更会是个好丈夫!”

    “你疯了……”

    “我承认,我好几年前就疯了!”

    拾起地上的被单,申晓紧紧的包住自已——她决不接受父亲变丈夫!她必须在事情恶化到不能挽回前离开这里!

    申澜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远离……那冰蓝的眼瞳里虽有伤痛,但是也明白不能逼的太紧了,那么久远的分分秒秒都等过来了……她需要一些空间好好想一想。——不过无论她的结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

    跟到衣柜前,他看着整装的女儿。“你想去哪儿?”

    “回市区的公寓。”她想回妈妈那边住。

    “她已经移民到爱尔兰了……”申澜俯下身:“在晚饭前回来,好吗?”

    申晓睁大眼——妈妈移民了?而她竟然不知道!不会的,一定是骗人的……“你可以去看看,她坐前天的飞机走的。”

    虽然明知道妈妈移民的事情有九成可能是真的,但是申晓还是忍不住去证实了——熟悉的房间里已经换成一个三口之家在居住。此处也再无她容身之地!再到物业管理部询问时,她收到一封信。坐在公寓外边的石台上,她把白色的信纸展开

    ——晓晓:我走了。原谅我过多的保留了自已的感情,没有给你足够的关怀是因为我知道我们有分开的一天,唯有不冷不热的相处才能把对你的伤害减到最低。我希望你知道:路都是自已走的,不是每一个人生下来就应该拥有幸福。说来或许残忍,你并不是我和你父亲相爱的结晶

    ——年轻时的我太想移民国外了,所以和要找个生育工具的申澜先生一拍即合了。事实就是这样的不堪!他有了后代,而我有了钱,我们没有结婚,甚至也没过上一天正常的夫妻生活。今天我的梦想终于实现

    ——美丽的爱尔兰在大洋彼岸等我!开心的同时我只觉得对你不起,我太冷漠、也太偏激,不是一个好妈妈!晓晓,忘记我!好好过你接下来的生活吧

    ——申澜先生非常富有,钻石世界资产过亿,你所拥有的是别人几辈子也得不到的!

    申晓细读着每一个母亲留下来的字……她不再为得不到母爱、父爱而怨恨了,她甚至觉得妈妈说的很有道理——不是每一个人生下来就应该幸福!只是她到底该怎么办?公寓已经退租了,而云湖别墅像一头会吃人的野兽!她渴望回家,却不知道家在哪里……

    追寻亲情的梦破碎了,她再也不能把家里那个男人当成父亲——早晨激烈缠绵的吻重回心头,她仍是有浑身颤抖的过电感觉。正当她不知道何去何从,无助又无耐的时候,一只小麦色的手夹着包纸巾递来她面前:“别哭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跟我说说吧?”

    她哭了?申晓抬起头,模糊的视线里有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俊帅男孩。见她不接过纸巾,男孩子又上前一步:“干净的,快擦一擦。”

    不再拒绝男孩的好意,申晓说了声谢谢!当脆弱的泪迹被完全拭去,当双目恢复清爽净明的时候……“是你!”她惊讶的说。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男孩子露出一口可以上电视广告的闪亮白牙。

    “我得走了。”申晓连忙站起身,眼前这个人正是前两天向她表白的卓然。尤其那太过热烈的眼神让她无所事从——为什么这些雄动物偏来招惹她呢?

    “等等。”卓然拦住欲离去的她:“别去管我那天说的话,就只跟你做个朋友不行吗?这么热的天,我们去对面的‘31种’吃个冰淇淋好不好?”他指着对面街道上的美国风味冰淇淋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