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文 > 鲜网辣文 > 禽兽日记书包网 > 第三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ynxy777.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ynxy777.com

    报讯:具有珠宝设计界鬼才之称的,深蓝钻石世界负责人兼首席设计师申澜先生,为法国国际珠宝设计展带去了一款震惊世界的作品——欲望。它所表现的是传说中地狱之王撒旦的欲望之眼。申澜先生把璀璨与灵动的钻石语言运用到难以想象的高度,给全球带来这个不可思议的顶级之作。该作品由十七颗白色圆钻和一颗梨形蓝钻组成,钻石总重为27克拉。目前其价值还无法估计。

    青青校园绿草茵茵微风阵阵空气中有一种橘子花的香甜,一个美少女手拿报纸靠在双杠上阅读。她其实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别特征——漂亮白皙的脸孔美少年也同样适用!只是校服的款式,和柔柔亮亮的黑发可以使人认定那是个女生。

    人说眼睛是心灵之窗,当她抬起头时,那天使般纯净的双瞳里,有一丝不可错认的向往淡淡闪过。白云悠悠,少女的叹息也悠悠:“唉……”将报纸折好,她小心的放进口袋里珍藏,深远的目光转而投向场上欢快嬉戏的同学们……这时阳光洒下来,柔柔的,不敢太炙烈的将她小心包围,耀眼的明亮亲吻着她周围的空气。女孩子看起来是那么清澈、那么静谧,好像一个带着光环的天使。

    远山如诗,近景如画又是夜晚可惜月淡星疏听说这样的夜晚是妖魔鬼怪们的最爱“晓晓喝过牛了吗?”黑暗中一个沙哑的声音问。

    “喝了,先生。容我说一句不知深浅的话……这个……您那么关心她为什么不告诉她呢?每次来别墅晓晓都特别开心,可是您一次都不见,她还是个孩子,也渴望父爱啊!”另一个声音道。

    接下来是一阵子可怕的沉寂,黑暗中连心跳都化为无声……“你可以休息了,晚上别出来走动。”沙哑的声音透出不可辩驳的警告。月朦胧,鸟也朦胧,可夜却更深了……

    深夜静悄悄一个黑影在走廊的地毯上无声的移动,中间脚步有过几次停顿和踌躇……但是好像有一股强大的、不可抗拒的魔力,将他吸引到靠近南边一个房间。脚步放的更轻了,仿佛生怕被夜风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在黑夜的别墅里游荡,像是妖魔出动的序曲……南边房间的门被技巧的打开,那个黑影“飘”进去……夜风细弱,和着若有似无的百合花香少女睡的很熟,匀称的呼吸声是进入深甜梦境的标志……复古大床上围着华丽的轻纱幔帐,随着房间里通过的阵阵气流而波动……黑影逐渐靠近,他静的仿佛只是一个幻影,或是一个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的妖魅……但是幻影有一双异常好看的手,它比月色更青白,比艺术家更修长……它……挑开了幔帐……随后,高大的身躯也进入了一片本不该它进入的世界……没有光,只有一双不具亲和力的眼瞳,透出淡淡冷冷的冰蓝色——他的眼睛比夜空里最傲人的星星更美丽,也比万年冰山上的积雪更清冷。

    宝石结晶般的双瞳就镶嵌在,一张俊美到连雾里芙蓉都会失色的面容上,只唯一可惜的是他眼角、眉间处的淡淡纹路——这张使人叹息的脸孔啊,已经和年轻的岁月错过了……指尖卷起少女铺在枕际的青丝,那美好的触感使冰蓝色的双瞳渐渐加温,一种迷乱混和着欲望也溶进来,慢慢渗透成无数星光……那眼底酝酿着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它在渴望天使的降临……一簇黑发垂下,他俯身轻吻指尖的发丝……少女的唇像清晨里凝露的花瓣,白皙的颈部泛着丝绸的光泽,膛微微起伏——那是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圆润,白藕一般的双臂摆成一个不设防备的姿势。

    空气里飘荡着迷醉的气息,混合了少女的馨香和一股逐渐凝结起来的欲望浓香……冰蓝色继续加温,渐渐的,那灼人的欲念已经快要将冰雪溶化,那双瞳里也好似聚集着一阵随时可以引发的风暴……少女的一条手臂被抬起,它随着外力慢慢来到幻影的胯间——野兽苏醒了,它疼痛的想立即得到安慰,否则……一切将失控到难以收拾……寂静里奏响了心跳的旋律,使的宁静不再苍白而单调。一只修长的手指解开了胯间的两粒扣子,使长骄人的欲望挺立出来,蹭入少女的手心处……润腻的感觉立即像清泉一样滑过他的心房……

    低头靠近女孩的樱唇,那冰凉又热烈的吻落下,他不敢太惊动,只敢以唇舌反复轻点、揉擦……他好想把她抱进怀里揉化,也好想罩住她的小嘴儿狂吻,最最想折磨充实那娇嫩的花心,轻听少女的爱语娇颠,婉转呻吟,和苦苦求饶……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他们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底下是万仗深渊,稍有不慎那比玻璃还脆弱的心就会跌落成冰渣……所以他要很小心……很小心……但是她早晚会是他的——这份执着不会改变。

    丝被遮住了少女美丽的身躯,冰蓝双瞳里闪过一丝不满——他决定先慰祭一下那同样渴求的眼睛。桑蚕质地的织物表面温凉,像抚在无暇美玉上,这会儿正一寸一寸的滑下来,直到少女腰间停住。睡衣只是一件浅粉色棉制无袖背心,薄薄的布料贴裹着娇嫩的肌肤无比舒适,如果仔细深嗅一下,不难发觉那睡衣之下的青春玉体上还飘摇着淡淡香……冰蓝色里不知什么时候混入了一丝宝蓝,好像单色的**尾酒般层次分明,而里面的风暴已经凝聚成了一个深邃的旋涡……它照在少女身上,强大到可以把她整个吸进去……他痴痴凝望,目光聚集在少女口——那边早已不是一片平坦,而是微微隆起成一个可爱的弧度,娇弱的小嫩芽虽经不起风吹雨打,但确确实实已经挺出来,害羞的玉立于圆润之上。

    清白如月色的手微颤——它即是渴望又是犹豫,渴望那份鲜嫩又犹豫于那份脆弱……空气里仿佛注入了灼人的岩浆,强大的高温促使呼吸也变的困难。“啊……”他轻叹一声,舌尖润了润焦躁的唇。脑海中闪过无数的掠夺——他想用眼睛将那碍事的睡衣剥下,想把那漂亮柔软的圆润捏弄在指掌间,更想含吮那颗娇滴滴的鲜美果实……真的只能看吗?——不甘心啊!可是她还太小,如何可以承受的住成人世界的熊熊欲火?

    轻颤的手指移过去,它只小心翼翼的在那圆润的边缘游走,指尖下的皮肤一如想像中青春和弹十足,只是触不到那片滑腻的凝脂……而他好象永远也不会餍足般,在那温润的间徘徊许久……旋涡的势力范围扩大了,它要吞噬眼前的美景,而双瞳里的点点星光也化作不懂怜惜的霜淋……——越来越多的欲望聚集成烦躁把他吞没……只好忍无可忍的屈服于贪念:就放纵一次吧……也许下一次他就能把持的住!

    指尖从少女肚脐处的睡衣边缘挑入,带着比闷热空气更高的热度,它一寸一寸的享受着鲜灵的、仿若可以滴下水似肌肤,直到掌心罩扣住整个完美的弧度……“哦……”他皱起眉,那一波波来自少女的温热,和掬盈于手心柔软使他叹息。

    什么是享受?什么是痛苦?在他来说:能触手可及的才能享受,而遥不可及的就只能带来痛苦!胯间的野兽似乎也很赞同这个观点——它的一小部分躺在少女的手心里颤动,而一呼百应的长躯体却涌动着无数不满……房间里的花香、香全被野兽散出的浓烈欲味代替,空气里还有一声声重又暧昧的喘息……他一边小心的轻揉,不敢太大力的爱抚少女那未成熟的圆润,另一边握住那饥渴到涨痛的欲望,安抚它、反复套弄它……夜……更深了天使般纯净的少女仍然酣睡……竟不知道好梦中她已被妖魅的男人亵玩。